公立醫院退休院長開免費診所

    發布時間:2016-03-08   來源:中華康網   
      手機查看

在河南省鄭州市緯五路經一路口,64歲的周國平開了一家義務診所:所有醫生看病都不要錢,患者還可以免費使用心電圖機、中頻治療機、血糖儀等設備。

從生產隊的赤腳醫生開始,周國平已經從醫48年,可以說歷經中國醫療體制的各種變革。他任鄭州市金水區總醫院院長期間,就以敢言敢為而聞名,曾公開提出對醫療改革的“十二大困惑”,也曾在媒體自曝醫院賺錢的潛規則。

去年辭職退休后,周國平開始籌辦免費診所,繼續其職業角色,為基層醫療體系尤其是醫患關系探路。與此同時,各種非議也紛至沓來,他一心打造“醫患烏托邦”,江湖卻并沒有忘記他。

3月7日中午,農民工魏林(化名)用電動車載著老母親,從鄭州西郊趕到十幾公里外的國平義務診所。魏林是河南泌陽人,母親來鄭州幫他帶小孩,最近經常出虛汗、渾身癱軟,他決定帶母親找一個好醫生。在他們要去的診所周邊200米內,有包括河南省人民醫院在內的三家省級醫院。不過,魏林還是決定在診所門口守候,等待下午開門。

魏林做裝修,一天能掙二三百元。他跑這么遠,顯然不是想省下幾元錢的掛號費。與大醫院的醫生比,他更信任這家診所里的老專家,而且不收診費不賣藥,全程不收一分錢,這讓他感到特別牢靠。去年有一次,他妻子在鄭州西郊被一家做“義診”的醫院吸引,半個小時內花了三四千元,讓他至今想來都心疼。

每一天,有上百名像魏母一樣的病人從鄭州各個角落,包括長途汽車站和火車站趕到這家診所,排著長隊等待免費診療。要是碰到中午,他們還可以獲得一份免費午餐。4個月來,國平義務診所就像一顆釘子,鍥入這個擁有多家醫院和十幾家藥店的街區。診所的主人周國平,在告別47年體制內醫生的身份后,想通過免費診所來踐行他對中國基層醫療的反思。

但是,他最近顯然有點煩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一分錢不收

診所的玻璃門由一把長長的U形鎖反鎖著,每過十來分鐘,穿白大褂的護士便放進一批患者。下午2時42分,號已經派完了。

魏母最后一批進入診所,不過,還是有幾個人等在外邊。他們知道,只要等到最后,還是會被喊進診所。在國平義務診所的門外,貼著一張告示,標明了一天的就診限額:上午內科40人,外科20人;下午內外科20人。

去年11月11日,這家診所默默地開業,但沒過幾天就被媒體發現,進而是鋪天蓋地的報道。就診人數眾多,一度累倒了診所內的志愿者。這些志愿者包括4名退休的護士和5名專家,其中3名專家都已80多歲。就診限額就是在應接不暇中被制定。不過,卻一直沒有嚴格遵守。在3月7日,僅周國平一人就看了75個病號,上午45個,下午30個。

這讓所內的年輕志愿者非常擔心周國平的身體。他胸腔內裝著心臟起搏器,還患有多年的高血壓?,F在,所內的人都不太喜歡媒體的采訪,這對周國平來說算得上一場苦役。況且,他的疲累并不限于身體。

“‘義務’兩個字是我加的?!敝車秸f,“嚴格來說,這與注冊的機構名稱不符,不過加上去更好?!痹\所選址的前身是一家米皮店,因為附近幾家醫院的人流,生意特別好。這讓周國平付出更多資金來接盤。為了購買醫療器械、選址和裝修,他稱花掉150多萬元,而要維持這家診所,一年的各種支出加起來得200萬元左右。

前期的啟動資金,周國平一直說是“某企業”或“一家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愛心企業贊助”,他自己也拿出一部分存款,妻子和兩個兒子也給他湊了50多萬元。但據南都記者調查,“不愿意透露名字的企業”,實際是其親戚經營的一家制鞋公司。這家公司的門店,可以散見于鄭州的大街小巷。

“他有點不甘心?!敝車降囊晃慌笥颜f,他建診所是為了繼續圓夢。去年6月,周國平離開鄭州市金水區總醫院,是負氣辭職退的休?!八緛砭褪欠灯?,但去年一些事情讓他無法容忍?!边@位朋友說,“老周是個要面子的人,也閑不住,所以能有個診所讓他忙,親戚朋友也都放心?!?/p>

雖然失去了公辦醫院的資源和權力,周國平也發現了另一種實現價值的方式?!拔疫@個診所一分錢不收,還幫患者少花冤枉錢,哪能有什么醫患矛盾?”他準備在“醫藥脫離”、改善醫患關系等方面做點探索。

“不用考慮以藥養醫,輕松多了”

在帶母親來國平義務診所的前一天,3月6日,魏林就帶妻子來求過醫,因為看到了網上的報道。那次診斷讓他頗為滿意?!拔依掀趴吹氖侵嗅t,開了10劑藥。老專家說你去藥店抓完藥,就買個小鍋自己煎,別讓藥店代煎,藥店藥師只給你煎五劑,給你灌十包藥水,你咋知道?”魏林說,要不是老專家的提醒,他根本不知道還有這種內幕。

令魏林滿意的還有,專家開的藥方寫得非常工整。在他去過的大多數診所里,醫生手寫的中藥處方往往只有抓藥的才能看懂,以確保藥費不會外流?!拔矣X得他們可實誠,值得信任?!彼f,自己已經向周圍的人推薦了這個診所。

打破醫藥潛規則,也是周國平創建義務診所的初衷。他曾考察附近的藥店,以核實它們的定價是否超過最低限價,還曾對比各家藥店的優劣。每診斷一個患者,他都是能不開藥就不開,開藥也是盡量找常見的便宜藥。

3月7日下午4時,一位女青年問周國平,自己臉上最近起刺,是否“內火太旺”,需要吃點瀉火的中成藥?“我是西醫,不懂什么‘內火’,你最近應該是思想壓力太大,好好休息休息,沒必要吃藥?!彼f。

接下來,是一位中年婦女,自訴胸悶煩躁,覺得可能是心臟有問題。她把剛剛免費做的心電圖遞給周國平,又被聽診器聽了一會,很快得到回答,“你心臟沒問題,不要有心理壓力?!?/p>

“我這應該是陰虛火旺,是不是該吃點中藥調理下?”她又問,“有醫生說我是更年期……”

“我學西醫的,不知道啥叫‘陰虛火旺’,我只能說,根據心電圖和聽診,你心臟沒有問題?!敝車筋D了一下,“你真要吃藥,去買盒更年安試試吧,沒必要浪費錢?!?/p>

下一個是一位十幾歲的小姑娘。周國平一看她遞過來的處方,就連連嘆氣,“你呀,抗生素吃得太多了,這個,還有這個,貴是貴,可都應該劃掉,藥不是啥好東西,能不吃盡量別吃……”

小姑娘在猶疑中剛離去,一個中年男子把X光片遞了上來,他之前來過,因為診所沒有X光機,就先去附近醫院做了一張。周國平仔細端詳了之后,又問了幾句,“你這肝臟囊腫暫時不需要治療,再過三個月,你去做個C T看看它發展不發展再說。CT你只需要做16排的,280(元)一次,做排數越多越貴,不需要!”

“別的醫生給我開了天王補心丸,還能吃不?”對方有點猶豫。

“你沒必要吃藥,真想吃就接著吃吧?!?/p>

在打發了一位自稱“胃寒”卻檢查不出病癥的“病人”,和一位懷疑自己患肺病、CT卻顯示正常的“病人”后,周國平叮囑這天的最后一位病人,“你高壓都到160了,頭能不疼?你別的沒檢查出啥問題,就趕緊去吃降壓藥吧?!?/p>

在南都記者一個多小時的旁觀中,周國平幾乎沒有開出過處方,卻數次勸就診者削減他們在別的醫院被開出的處方?!安∪私洺S幸恍┎豢茖W的認識,懷疑自己有這病那病,自己嚇自己,但醫生應該按科學來下結論?!敝車秸f,“我現在不用考慮以藥養醫,輕松多了?!?/p>

在國平義務診所門頭的顯示屏上,流動著一行紅字,“義務為民診斷疾病,指導正確就醫,提供保健咨詢,簡易康復治療”。但事實上,周國平的規劃遠非這段話可以容納。在擁有了T DP治療儀、血糖儀、牽引床、頸椎牽引機、中頻治療機和十二導心電圖機之后,他還想購置更多的機器。

“他明顯很懷念當公立醫院院長,指揮上千人的過去?!币晃唤咏車降闹檎哒f,“這也會導致一些新的問題?!?/p>

“快撐不下去了”

盡管義務診所已經開業4個月,但除了法人代表周國平,其他參與的醫師志愿者都沒有辦理該所的注冊手續。這意味著,他們將無權在診所內為患者開處方,而只能做一些咨詢工作。

“我忙得根本沒時間跑這個?!敝車秸f。診所里有行醫執照的醫師在這里只是志愿者,他們原本有注冊機構,雖然中央大政策鼓勵醫師的“多點執業”,但實施細則還沒有完善,算是診所目前需要馬上克服的一大問題。

“如果多點執業的政策放開,鄭州市的所有醫生都可以做志愿者?!焙幽厦襟w人黃普磊說。他一直建議周國平吸納更多的在職醫生加入團隊,“幾個老專家畢竟年事太高”。

然而,政策的不完善和鄭州醫生界對周國平這種模式的曖昧,卻讓這個雄心勃勃的計劃充滿變數?!拔衣犝f過周國平開的免費診所,可是老百姓永遠相信便宜沒好貨?!编嵵菀患夜⑨t院的王姓中醫認為,醫院所擁有的診療資源和能力,決定了基本不會受到這種診所的沖擊。

在讓醫院感到沖擊之前,周國平的免費診所能否撐下去都成為未知數。按照與鄭州市紅十字會簽署的協議,他不直接接受捐贈,所有捐款都必須經過紅十字會的專項賬目。在利用自力啟動診所之后,也有人數百元數千元地捐款,但對于這家診所來說,顯得杯水車薪。

3月7日下午5時左右,周國平接到金水區委一位退休老領導的電話,對方連聲稱贊他辦了大好事,說要寫信給有關領導,要求對他提供支持。這位老領導認識周國平有幾十年了,一直很欣賞他。

“光說支持可不行,我這里可是真缺錢呀,快撐不下去了?!敝車綄χ捦舱f,“我就盡力吧,能撐一天是一天?!?/p>

在退休前,周國平可以算得上鄭州的明星醫院院長,曾管理金水區內的所有基層醫院,進行了多項制度創新和探索。義務診所大廳內,還掛著他曾被國家領導人接見的照片。20多年前,他擔任金水區總醫院院長之初,全院業務收入僅70多萬元,固定資產還不足30萬元,如今,醫院業務收入增長了100多倍,固定資產已達到1億多元。

在前部下們看來,周國平是一個有毀有譽的人物,有魄力有手段,卻也得罪了不少人。從他在職時,到退休后創辦義務診所,關于他的傳言和猜測在金水區衛生系統一直沒斷。唯一可以確信的是,周國平一直在盡力想把這家500平方米左右的診所,打造成為現行醫療體制下的一個“烏托邦”。

傍晚的陽光斜射入診室,這個位置以前是一張吃米皮用的餐桌。周國平舉起右手,聲音洪亮地說,他正在進行至少四項探索:醫藥分開、分級醫療、醫患關系以及醫療行業志愿者平臺。

現在,他對媒體采訪一般都以謝絕為主。一位老部下則告訴南都記者,老周最近因為太高調,頻頻批評醫療體制,已經遭到有關部門的批評。

      精彩必讀
      近日,一則關于肺動脈高壓治療藥物萬他維,在中...
      國家認監委、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今日在京簽署《關...
      如今許多整形美容機構存在非法經營情況,因此所...
    国产精品亚洲五月天高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