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00元掛號醫院號販子自稱看病中介 社會應感謝

    發布時間:2016-03-04   來源:中華康網   
      手機查看

“外地女子在北京看病怒斥黃?!敝?,廣安門醫院曾對媒體表示沒有號販子。

1月27日,按照約定,從號販子手里拿到了一個廣安門醫院的300元專家號,并拿著以別人的信息掛的號順利就診。

這位外地女子說出了很多忍受號販子的人沒有說出的話,“我們憑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,掛不上號。你們號販子占個東西,最后快要簽到了,來了10多個人往這一站,你們是啥呀?你們咋這么猖獗呢?”

不過賣給這個專家號的號販子王超(化名)說,有號販子認為社會應該感謝他們。

王超通過微信發給一篇經濟學家王福重剛剛發出的文章《全社會都該感謝號販子》,建議好好看看。

王超援引該文為自己正名,“號販子是侮辱人的稱呼,還是叫看病中介好”。

請叫我們看病中介,社會應該感謝我們

拿到的這個300元的專家號,如果正常在醫院掛號處只需要14元。

向王超抱怨300元太貴。

“打十幾個小時電話才約一個號,有時候打好幾部電話一個也約不上,你光知道付錢多?!蓖醭f。

他否認了自己與廣安門醫院有聯系,號是別人提前約到的。

輿論一直對號販子的倒號行為嗤之以鼻?!巴獾嘏釉诒本┛床∨恻S?!钡囊曨l引發輿論關注,該女子指責一個300元的號,號販子開口要4500元。

這樣的事情并不少見,新聞的網絡調查顯示,73.4%的網友在看病時遇到過黃牛,舉報黃牛的只有14.8%,同時還有28%的網友為了看病會出高價買黃牛號。

王超自稱混跡北京20年,他告訴,搶約號是一門學問,要反復試,不過現在的號賣不上錢,成本多,干的人也多,“廣安門醫院的號不掙錢,很多都不干了?!蓖醭f,“我對這行沒信心了,太累了,麻煩,今年活太少了,沒前途?!?/p>

王超向推薦的一個掛號APP上,顯示了多家醫院專家號的掛號費用,要掛廣安門醫院一名主任醫師在2月4日上午的號一共需花費374元,其中包括360元的平臺服務費和14元的掛號費。

“這跟約號、掛號沒關系,是買,比倒號貴?!蓖醭f,在網上交費預約之后,直接拿著自己收到的預約訂單號找醫生,醫生確認之后給患者加號?!艾F在號販子都是最底層了,牛人直接跟大夫聯系上了?!?/p>

王超認為社會應該感謝號販子,他向援引王福重文章里的“號販子是侮辱人的稱呼,還是叫看病中介好。盡管名聲不佳,但他們緩解而不是加劇了看病難,并且指出了看病難的解決方向?!?/p>

王超說,這個觀點,在他們的圈子里很受認可。

不過王超覺得叫什么不重要,“好多外地病人花錢買了號,都謝謝我,還有的送點茶葉,小吃,牛肉干?!蓖醭_心地說。

1月27日早上,王超給發來一段信息,信息包括一個陌生人的姓名孫XX和身份證號,一個114平臺預約成功的識別碼。用孫XX的姓名自行辦了一張就診卡,就可以辦理專家號掛號手續。

按照他講解的程序,在沒有出示身份證的前提下,用孫XX的身份信息在門診窗口辦理了一張“京醫通”就診卡,拿著這張就診卡,直接在預約取號處取出了一張患者姓名為“孫XX”的掛號憑證,掛號、取號全程都未被要求出示本人身份證件。

王超告訴,拿到專家號之后,還需要以自己本人名義掛一個普通號?!埃ㄡt保)報銷的話,就再掛個(自己姓名的)普通號?!碧栘溩诱f。

從掛號窗口了解到,27日該科室的普通號已掛完。

“你直接頂名看,抄方子改名,抓藥,或者開完方子跟醫生的助手說能不能加個普通號,改個名字,改不了的話就先別抓藥,第二天掛個普通號,去抓藥也行,三天內都行?!蓖醭f,“別說買的就行,就說朋友約的?!?/p>

王超表示,就醫成功后,再交300元的掛號費。

手續不全,醫生“特批”加號

帶著孫XX的掛號憑證和寫著本人姓名的病歷本,來到廣安門醫院五樓婦科專家門診。一名醫生開頭便問名字,對照病歷本和掛號憑證看是不是本人。

“這是你的名兒嗎?”一名婦科醫生問。

“不是,我托人掛的?!?/p>

“怎么辦,換成你的名兒還是怎么辦?”一名婦科醫生說,“拿你的名兒去掛個普通號?!?/p>

“今天沒號了?!?/p>

“給你加個號。那這個(專家號)就廢掉了啊。掛了普通號上來找我?!贬t生說著寫了張紙條,上面寫了“普號:加號”的字樣。

拿著蓋章的加號“特批”,到一樓掛號處補掛了一個普通號。

用醫生“特批”加號小條,成功掛到普通號。

“這個號不換不行嗎?”

“醫院看病實施實名制?!贬t生說。

表示掛號很難,有很多代掛的現象。醫生表示,現在不允許代掛,是患者自己找人代掛,“醫院就是這么人多”。

事后查詢發現,掛號所用的王超提供的身份證號碼,在身份證號碼查詢系統并不存在。

廣安門醫院院方曾在26日表示,從原則上講,醫院掛號必須出示本人身份證,但是實際操作上要“松點兒”,患者可以報身份證號和姓名直接辦就診卡、掛號等手續,目前醫院的掛號系統無法查看患者的具體身份信息。

從該角度來看,醫院也無法辨別患者是否使用了真實的身份證信息。這也從一定程度上,給號販子倒號留下空間。

國家衛計委回應號販子事件:已責成北京衛計委調查

1月27日上午,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國家衛計委宣傳司司長毛群安上午參加海淀團小組審議時,回應“女孩痛斥號販子視頻”,他說,北京優質醫療資源集中,大醫院人滿為患,“患者掛不上號,連北京人也掛不上”。

他說,號販子的出現造成老百姓看病著急、容易情緒激動,這件事國家衛計委高度關注,已責成北京衛計委認真調查。

      精彩必讀
      馬寶與牛黃、狗寶并稱為“三寶”,具有清熱解毒...
      據了解,目前我國一些地方養老金存在收不抵支問...
      在印度,一種急性大腦疾病竟與荔枝有關系,是荔...
    国产精品亚洲五月天高清